日  星期

您总说我是捡来的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4  浏览数:

记忆中的小时候,哭声是最多的。“你是捡来的”这句话,对那时的我来说,是最有效的催泪剂,特别是从父亲口中说出来。

记得有一年除夕,是父亲叫我起床,“连哄带骗”的把我从床上拉起来,顺口说了一句“你这拾哈的女子真劳人,再不听话就把你给你亲妈送回去”。父亲只是逗逗我,但那时的我并不懂,大声哭了起来,哭声叫来了老哥和母亲。哥哥在一旁笑的直不起腰,母亲抱着我一边哄,一边埋怨父亲大过年的惹我哭。我忘了我哭了多久,只记得后来嗓子都哑了,便索性不理父亲。等到天快黑的时候,父亲跑过来说:“你一天不和爸爸说话你都不难受啊,爸爸都憋不住想和你说话了。”

长大一点后,父亲再说我是捡来的,我便不会哭了,还会回一句:“你才是捡来的”。有这个转变,还得从一件事说起。有一次无意间翻开我家户口本,里面我的生日是三月份,而母亲告诉我,我是二月生的,当时就真的以为自己不是亲生的,之后一旦有人说起我是捡的,再回想那“不一样”的生日,便哭的更伤心。直到后来母亲教我看日历的农历、公历,才知道那两个日子是同一天,此后便不会再因为父亲逗我不是亲生的哭了。

后来去西安上学,走的时候父亲对我说:“你现在长大了,有能力找你亲妈了,找到了别忘了回来看我和你妈就行”。我脸上笑嘻嘻的,心里却翻江倒海,父亲还当我是小孩,还拿小时候的话逗我。因为有高中住校的习惯,在大学的第一个晚上,我睡的很安稳,可是等到周末的时候,却突然一下子心慌了起来,以往的周末,都是在家,都有和父亲打闹,一天三顿饭吃什么,都先给母亲安排好,在大学的第一个周末,我却失眠了,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,也就慢慢习惯了回不了家的周末。

毕业后我没有选择回家,在网上投了份简历面试了一份工作,精神满满的去上班。因为没有现成的早餐吃,只能在上班顺路买早点,时间长了,本来就单一的选择让我想起家里的味道。有一次我手里拿着刚买的油饼,心里却念着母亲炒的西红柿鸡蛋,眼泪竟差一点流出来。下班后回到租住的房子给父母打电话,只说了一句我好想吃妈妈炒的西红柿鸡蛋啊,便忍不住哭了,父亲仍然笑呵呵的,说我就知道吃,当时捡我的时候又不是从猪圈捡的,我还埋怨父亲不哄哄我。后来我休假回家的时候,吃的第一顿饭就是西红柿炒鸡蛋,听母亲说是父亲特地跑到山里去买了这些土鸡蛋,让母亲做给我吃的。以后的我每次都是把假攒到一起,就是为了能回家,只是每次走的时候都会想起筷子兄弟《父亲》里的歌词: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,微笑着说回去吧,转身泪湿眼底……

去年我结婚了,和父母离的很近,想回家了开车十来分钟,每次回家父亲都会说拾哈的女子怎么又来我家混吃的来了,都嫁出去的人了,下次来了把米面油带上,要不然一碗饭不多收,人情价10块,可是每次都是不仅吃了还要给我装一些拿上。

现在那个常常被父亲说是捡来的我已悄然长大,嫁为人妻,虽有了新的家庭,却更想念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。小时候的那些顽皮,青春期的那些叛逆,现在的一些懂事,和一直陪伴着我的那句熟悉的:“捡来的孩子”,都已刻在了父母越发深的皱纹里,埋藏在了父母逐渐变白的发丝中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