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告别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8-01-03  浏览数:

偶然间看到一期主题为告别的央视节目《朗读者》,至今难以忘记在朗读亭里一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女士,哽咽着读的一首诗。

今生今世

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

一次,在我生命的开始

一次,    在你生命的告终

第一次,      我不会记得 是听你说的

第二次,      你不会晓得 我说也没用

但这两次哭声的中间

有无穷无尽的笑声

一遍一遍又一遍

回荡了整整30年

你都晓得,我都记得

当时在听那位女士读到一半的时候,就立即上网查了这首诗,这是余光中先生所写的《今生今世》。原本是余光中先生为其母亲所做的诗,我却想将此诗读给我故去的外婆。

2017年,我迎接了新生命,也送走了最爱我的人之一—我的外婆。他们让我感受了两次告别。孩子的告别是他脱离了母体,成为了一个个体。而外婆的告别,却是人世间最让人难过的告别。我甚至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,远在二百多公里外的我,8月6日下午7点多,当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后,哭的像个孩子。冷静了情绪后,抱着不到一百天的孩子,带着老公,回到了我的家。在安顿好孩子后,凌晨12点多,去了外婆的家。我仍然清晰的记得,进门后外婆的遗照已经摆在了桌子上,遗体已经被送去了火葬场,我问他们为什么不等我回来看看她。大舅说,我们也想等你回来见她最后一面,可是天太热了,大家伙都等着呢。来给你婆烧个香,你婆知道你赶回来了。我给外婆烧着香,控制不住的眼泪充满了眼睛:“我就不愿意给你烧香,都怪你不听话,让你吃饭,你不好好吃,我就不愿意给你烧香。”送外婆的那一天,我不顾大家的劝阻,执意要去火葬场见她最后一面。她答应过我十一放假的时候,全家人去照一张全家福的。而她去躺着那里一动不动,我问她,不是说了十一我们一起去照相的吗?不是要一起去照相的吗?我一遍又一遍的问,她却一个字也没有回答我,我也知道,她,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了。

外婆的离世,让我们久久不能习惯。下雪的第一天,想打电话问她渭南下雪了吗?她冷不冷?阳光明媚的日子,想打电话给她,问她有没有下楼去和老奶奶们晒太阳?却应该放下这些已经习惯的习惯,然后习惯再也不能和她聊天、晒太阳、洗澡、视频、逛街……的日子。我们也都要学会习惯没有她的日子。

其实这本是一篇早应写完的文字,我却迟迟不能完成。因为每一次的敲击键盘,都能让自己泪流满面。而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存下我与她片段的回忆。

外婆是一个很好的人,在我的记忆里,外婆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吵过架,也在我出门玩的时候和我说,别和别人吵架。她照顾了瘫痪在床的外公三年多,睡了都不能平躺的沙发三年多,我却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半句怨言。小时候的棉袄是外婆做的,小时候的饼子是外婆烙的,小时候的布书包是外婆缝的。太多的太多,都是她留给我值得回忆的。

来到异乡前前后后也有七年了,每次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看外婆,和外婆总有说不完的话,稍微有点减肥的成果,外婆却心疼的说瘦了,我说减肥呢!外婆却说,减什么减,这样挺好。每次回家,她都会给我做我最喜欢吃的饭。每次回家,她都会在大门口等着我。每次回家,我们都有好多的事情一起做。而每次离开的时候,她都会说一句,慢点啊!外婆总说是享了我的福,可她不知,有她,我才是最幸福的。

外婆走的时候,很快!他们都说这是外婆修来的福气。我却宁愿不要这样的结局,希望每次回家可以有人在大门口等我,希望每次回家可以在楼下就大喊一声,婆!希望每次回家,都可以听她说话,看她笑。我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和她一起去做。她都知道,我都记得。

外婆走后,我是全家第一个梦见她的人,不知道是我日有所思,还是外婆放心不下我。我给舅舅们和老妈说,我梦见我婆了,他们都说还没有梦到。梦里,外婆又是以前的样子,看着我笑,和我说话。

死亡不是永远的告别,忘记才是。告别的方式有很多,也许死亡并不是永远的告别,因为我们在一起的回忆,永远都在我的脑海里。外婆的故事有很多,它们会一直在我的记忆里,讲给我的孩子听,让他知道曾经有一个人,那样的爱我,我也永远爱着她。

此文写给我永远爱着的外婆。爱你,至老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