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老根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20  浏览数:

我和同龄的大多数人一样,回忆起自己的童年,都是一些美的不敢想象的画面。那里边充满了最原始的甜蜜,根本不用添加任何东西。

他叫老根,看到他的名字,我也就看到了我的童年。

老根比较木讷,不太爱说话,属于那种惜字如金的人,所以通常都是由我找到好玩的事情,然后通知他一声,我们两个就开始行动,这一次也不例外。

我记得那是一个下午,我找到老根,告诉他要去干什么,让他准备一些必要地东西。他没有丝毫的犹豫,快速的找出东西后,我们就出发了。

我们到达那处峭壁的顶端后,我在一棵枯死的老树根上固定好了绳子,然后将绳子的另一端死死地绑在自己身上,就依靠着如此简陋的工具,我开始慢慢的拉着绳子下滑。

峭壁大概有四十五度左右,我每下滑一步,都非常吃力,体力和精神上时刻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了,若不是想要表现的自尊心还在作祟,我真的特别想放弃。

又下降了几米后,我的绳子被一颗野枣树给钩住了,于是我一只手抓着绳子,另一只手去拿一个带倒钩的小工具,当初带上它,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状况。

我刚将它从衣服里拿出来,它就从我的手里滑落了,然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,沿着斜坡慢慢的滑向池塘边,然后,它在边上停顿了一下,又毫不犹豫掉了下去。

那一刻,我除了无能为力就剩下心急如焚。更多的是,对那个工具的憎恨,因为它消失的整个过程,我感觉是一种嘲讽。

那是个崭新的工具,父亲一次都没有使用过,在我物质匮乏的童年时代里,这种损失,绝对不是一个孩子能轻松微笑面对的。

突然地变故让我心神大乱,我让老根将自己拉上去后,告诉了他工具丢失的事情,紧接着,我小心翼翼的问他,能不能下水帮我将工具捞上来?因为我不会游泳且超级怕冷,这些老根都知道,他习惯性的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点了点头。

每当我回忆起来那个场景,我都有些难过,即使是一个傻子,也明白这其中的危险,可是他还是习惯性的点头了,如同过往我拜托他的所有事一样。

我不断的在安慰他,也在安慰着自己,告诉他工具就掉落在池塘边上,很轻易的就能捞上来,况且我们还有绳子,一定非常安全,事实上真的如此吗?当然不是。

虽然工具掉落在池塘边上,但是位置却在中央,老根需要从另一侧游很久才能到达,那幽蓝的水面上,什么都有可能发生,但我之所以那样安慰他,是在心里特别担心他会放弃。

我和老根到达池塘的另一侧边上,他开始脱衣服,而我为了更安全一些,准备给他身上绑上一根绳子。目测了一下距离,发现绳子的长度不足以帮他到达中央位置,于是,我就准备去将峭壁上固定的绳子取回来。

刚转身走了几步,就听到一声沉闷的落水声,一瞬间,我的大脑像被闪电劈了一般,开始不断地嗡嗡作响。虽然心急如焚,但是四肢却僵硬的动弹不得,就连转身都变成了无比困难的事情,好在过了几秒,这种情况就消失了,于是,我猛的回过身,想看看老根发生了什么事情,却没有发现他的身影。

我的声音因为恐惧而变得颤抖,我尽可能的大声呼喊,寻觅着老根的身影。

我撕心裂肺的一遍一遍的叫着他,除了几声虫鸣,没有任何的声音,突然间,老根的头在水面上冒出来了,吓的我瘫坐在地上,只听到他:“哎,哎,哎”三声惊恐之极的喊叫声,一声高过一声,然后又沉入水底,没有了声音。

我拉着绳子一跃而下,跳入了水中,向着老根的位置快速的挣扎了过去。我确实不会游泳,但神奇的是,那时我却没有直接沉下去。

老根每次浮上水面的时候,都会胡乱的大喊几声,然后又继续沉下去,如此不断的重复着,只是频率越来越慢。

他飘的越来越远,他的叫声也越来越绝望。

我下水的时候,什么衣服都没来得及脱,直接就沉入了下去,本能的依靠双臂猛烈的在水底搅动,才又让自己浮出了水面。我尽可能的仰着脖子观察老根的位置,再一次沉下去的时候,我继续疯狂的拍打水面,向他那个方向挣扎过去。

等我到老根身边的时候,我们两个已距离鱼塘中心不远了。

此时我看到老根的头埋在水里,颈椎的部分露在水面外,就好像已经溺水死亡了一样,总之,他没有了任何动作。

由于我一只手需要来拽住绳子,只能用另一只手,努力地抱住了他,但是他的皮肤被水泡的非常光滑,一不留神就让他从我手臂上滑落了,然后慢慢的沉入了水底。

后来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当杰克沉入冰海的时候,我应该最能体会露丝的心情,因为类似的场景,我亲身经历过。

过了几秒钟,老根又慢慢的浮上来。这一次我用胳膊夹住了他的脖子,用尽所有的力气死死地夹住他,生怕再出现什么变化,然后另外一只手,开始使劲的拉扯绳子往岸边返回。

快接近岸边时,老根突然苏醒过来,像疯子一般的大喊大叫起来,同时还将我使劲的往水里踹,幸亏我拼命的抓住绳子,否则,结局就是另外一个版本了。

到达岸边以后,我让老根拽着绳子先上去,由于岸边都散布着绿色的苔藓,所以非常湿滑,老根试了好几次,才将一只脚踏上了岸,接着他不动了,仿佛极度虚弱到没有了任何力气,我只能继续泡在冰冷的水里。

当我将目光往上移时,我看到了老根的脸,直到今天我再也没有见到过,第二张类似于老根那样的脸。那张脸就是恐怖这个词,最直接最全面的解释。

他的脸非常白,上面不断有水珠滴落,牙齿不停地碰撞,发出一种有节奏的让人心悸的声音。他全身都在发抖,仿佛一台裸体的发动机在持续运转。

过了几分钟,老根猛烈的抖动了一下,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动身爬了上去,当我拽着绳子也想上岸的时候,却发现固定绳子的树根,似乎已经不再牢固,树根底部的小土块,不断滑落砸到我附近的水面上。

此时,我湿透的衣服非常沉重,而且体力消耗也非常大,依靠那个枯死的老树根,显然不足以拯救我,而上岸以后的老根,坐在地上瑟瑟发抖,眼神呆滞,面无表情。

我虽然非常恐惧,但还算镇定,没有进行无用的挣扎,只能等待老根恢复过来,然后想办法将我拉上去。

等待他的这段时间,是我一生中过的最慢的时刻。我所有的感官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,水面上每一道波纹,山坡上滑落的每一块泥土,距离很远却听的异常清楚的火车汽笛声。那是一种奇妙的体验,但我此生不想再体验第二次。

太阳已经落山,四周的光线慢慢的开始变暗,泡在冰冷的池水中,我浑身上下难以抑制的在剧烈颤抖着,忍不住开始思念我家中温暖的床和被,那是我第一次强烈的感觉,如此的需要它们。

就在我还沉浸在想象中的时候,老根站起来,趴在岸上,向我伸出了一只手,那是全世界最美的一只手。

我上岸以后,老根开始穿衣服。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这个偏僻的地方,又被各种动物和昆虫的声音占据了。

一路回来,我们都没有任何的交流,或许那时除了惊吓外,我们真的不知道要和对方说些什么,所以什么都不说,就成为了最好的处理方式。

后来,父亲一直没有问过那个消失的工具,我也忘记了自己是怎么一身狼狈的应付过了母亲,对于世界来说,一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只是对于两个孩子来说,他们的世界,已经被改变了。

对于一个中年人来说,童年的大多数回忆,都有些遥远了,我也不例外,但唯独对于这件事情,我却完整的保存下来了,而且在我余下的生命中,恐怕连任何一个细节也不会忘记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和老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情。对他来说,也许只是将那件事情,作为我们两个人一生中稀有的经历,永远的在记忆中保存着,可我不愿提起的原因,是因为不敢去面对当初的自己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那段回忆对我是一种痛。

我无数次在梦中被惊醒,起床后都是一身冷汗,点上一根烟后,慢慢的才能平复过来,可是梦里内疚的那种感觉,依然清晰地被我带到了现实。

我问自己,当初的老根,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是一个听话的玩伴,还是一个称职的跟班?是一个召之即来的保镖,还是一个挥之即去的打手?

我无法开口,说老根是我的朋友。因为我不配。

如果我拿老根当朋友的话,根本就不会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东西,而让他以命犯险,就算是一块金子,我也不会让他那么去做,可我让他做了,只是说明一个问题,那就是在我的潜意识里,老根的价值还比不上一个破工具。

真挚的感情从来都是无价的,只有不在乎你的人,才会将你的价值具体化,当初的我,就进行了一个可耻的选择,所以,我有什么资格去当他的朋友?

除此之外,在老根落水以后,真实的版本是,我没有第一时间下水,而是逃跑了。

跑了几步后,我才返身折了回来,看着老根奄奄一息的样子,在剧烈的挣扎过后,才跳入水中,将他救了上来。

那么,是我救了他,还是他救了我?

有时候,我在安慰自己,最基本的常识都说到,一个不会游泳的人,贸然的下水救人,有可能双双殒命,但是心里的另一个声音会出现,它说,老根为什么会在水里?这个问题,我翻烂了所有的常识,都没有找到答案。

假如,我那天没有下水,老根必然会失去生命,而我恐怕也会失去灵魂。

所以,我对他有救命之恩,他让我没变成一个畜生。

接触过我的人,都说我很善良,常行义举,日复一日,但只有我自己知道,那其实只是一种回馈。

有时想起来那天发生的事情,会感到有神明在默默的护佑着我们,所以我逢庙必拜,广结善缘,虽未入佛门,却常怀佛心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