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葡萄树下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7-07-20  浏览数:

回家路上,无意间看到梅苑二区围栏旁的藤架上尽是爬满的葡萄藤,绿油油的大片葡萄叶和一串串的刚刚退了花的小葡萄,停下脚步不禁感慨,时光总是那么无情,让记忆如我生命中的过客。

其实每次看到葡萄树总是能唤醒内心深处的一段记忆。在我年幼的时期,家里的情况还可以,但自家厂子里一场事故,让我们家不仅从稍微富裕的家庭跌落到负债累累,可即便如此,父母依旧没有让我们落魄街头,父亲重新在煤矿上找了一份相对高工资的井下工作,但危险系数也是极高。母亲则每年到了摘花椒的季节,带着我们姐弟三人,帮人摘花椒赚点钱,慢慢的到我们上学,家里外债才还清。

不知是拮据的生活让我母亲有了赞私房钱的习惯,还是女人天生就喜欢攒钱。母亲总是藏得那点私房钱有时就会被我找到,不懂事的年纪也总是能作出一些让人气愤跳脚的事情,我将翻出来的钱,给我们姐弟三人买了零嘴,顺便将这一消息告诉我父亲,可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父亲知道母亲有私房钱的事情,所以他的朋友向他借钱的时候,总是将自己身上的钱毫不犹豫的借出去。为此母亲没少因为这事情和父亲争吵。

直到弟弟准备上一年级的时候,母亲再次“警告”过父亲,他这个月的工资就是弟弟下个月开学的学费,父亲也满口答应,可是习惯了当老好人的父亲,怎么可能一下子改变,所以父亲毫无悬念的将弟弟的学费借给了朋友,两百块钱可能对于现在的我们没有什么,但那是我父亲下井挣来的一个月工资。听着母亲再次和父亲争吵,我们姐弟三个就知道,弟弟学费没有了。

可能是这次牵扯到我们上学的学费问题,或许是母亲真的太生气了,或许父亲笑呵呵的态度,或许其他什么原因,虽然父亲一再保证,快开学的时候朋友就会还钱,可就连我们都知道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那家人到现在还在东借西凑的给住院的家人借医疗费。直到开学,弟弟的学费还是没有着落,这时的父亲着急了,弟弟看着我和姐姐去上学,急的坐在我家门口的葡萄树下哭,父亲安慰弟弟说,很快就会借到钱,让他去上学,可父亲借遍了周围朋友,还是没能借到弟弟的学费钱,最后被逼无奈的父亲,直接和母亲摊牌,让母亲拿出自己的私房钱,给儿子上学。

可能是很差异父亲怎么会知道她有私房钱?母亲愣了一下,很快母亲一口咬定自己没有钱了,钱都给我和姐姐交了学费,谁知道父亲在这个时候“出卖”了我,“二丫头看到你藏私房钱了,而且你身上还有200元,你就给儿子把学费一交。”站在一旁完全傻眼的我,本能的只是摇头,母亲却对父亲还是那句话,没钱。

已经开学两天了,弟弟每每感到委屈的时候就坐在葡萄树下哭。最后逼的没办法的父亲,再次和母亲谈判,保证自己以后不在鲁莽的将钱借给别人,而且第一时间将工资全部交到母亲手上,在父亲做了一系列的保证和妥协之后,母亲才慢悠悠的从床板和褥子间拿出200元,让去给弟弟交学费。在农村可以推迟三天交学费,这也是最后期限时。父亲看着母亲说:“我就知道你有钱,你真行!”

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家里的财政大权一直掌握在母亲的手中,但其他家中大事还是父亲说了算,当然一旦和钱牵扯的大事,那还是我母亲说了算。就算到今天退休之后的父亲打零散工发的工资,依然第一时间上交我母亲。

再次经过时,总是不由自主的去关注那颗葡萄树的变化。早在十几年前,家里拆旧房盖新房时,那颗葡萄树也一同消失,但有关在那颗葡萄树下的回忆,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褪色。

 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