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做自己

来源: 韩城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15  浏览数:

 在我家所有的亲戚中,有一个长辈,曾经是政府机关的干部,虽然早已经退休了,但是身上的气场还在,凡是他在场的时候,大家都不敢说话,好像生怕自己的观点不成熟,贻笑大方露了怯,可是,那位长辈是非常和善的人,通常自己不先发言,觉得先提话题会定了调,别人就不得不跟着他走。事实也确实是这个样子,只要有他在的场合,基本都是冷场,直到他走了以后,气氛才会活跃起来。 

 我们家另外一位亲戚,从事教育工作三十多年了,她则总是喜欢先发言。有一次中秋节,大家在一起聚会,欢度佳节,但事实上这哪里是聚会啊,简直变成了一场班级研讨会。她打开话匣子以后,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,从自己踏入工作岗位时的细枝末节,一直讲到如今的行业境遇。我们如同小学生一般,拿着筷子盯着她,只顾点头称是。凡是有她在的场合,只能听到她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,你的思路从来都是跟着她走,直到她走了以后,我们才能开始聊自己感兴趣的话题。
        最后一个要谈起的人,是我的爸爸,他是既不是不发言的那类,也不是先发言的那类,而是第三种情况——无论他何时开口,都是给这件事定论。一个问题,大家争执不下,或者有存疑,他比较强势,只要一开口后,这个问题该怎么办就定下了,不管你同意不同意,所以,有他在的场合,大家也很少发表观点,因为你最终拗不过他的想法。
       这就是我发现的身边的三类“优势个人”,以及他们在场时的三种状态,要么是冷场、要么是假装依附,要么是就是,他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       我之所以拿他们三个举例子,是因为他们代表着,社会中的某些典型人群,在某些群体中,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成了一种隐形的压力,别人通常会迫于这种压力,而隐藏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。
      我知道,那位退休的长辈,自己也有点苦恼,他很想与我们这些年轻人打成一片,但是我们却无法打开心扉去接纳他,我也知道,那位喜欢说教的亲戚,只是因为职业的原因,所养成的谈话习惯,她也很想少多点话,多听一些我们的想法,但是长期从事教育的她,还是经常将我们当成了她的学生。我也知道,我的爸爸其实很孤单,他从来都没有想过,要去强迫我们接受他的想法,但是在他面前,我们或许已经习惯了不去争辩。
      我们家族的这种聚会的氛围,其实很不正常,按理来说,彼此之间都是亲人,应该敞开心扉的去沟通,但是我们年轻一辈人,在社会上学习到了,屈于权威,怎么虚伪,和在强势的人面前退让,所以,我们变的越来越没有主见,越来越成为一个任人摆布的人。
      我一直都觉得我始终没有成熟起来,因为成熟的标志之一,就是拥有独立的人格,而独立的人格中,最重要的部分就是,独立的思想,所谓独立的思想,那就是在任何人面前,不管他们拥有着什么样的身份,我们都要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,我们不会因为他是一个官员,就认为他说的话更权威,我们也不会认为,她是一个老师,我就理所因当的接受她的想法,更不会因为他是一个强势的人,我们就要选择退让。只有做到了这些,我们才能真正的长大起来,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。

[ 打印 | 关闭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