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  星期

请别叫我“警察妈妈”

来源: 中国警察网   发布时间:2017-06-27  浏览数:

2015年4月,我从经侦大队调整到派出所工作,从那时起,我和派出所的同事们对辖区内一些特殊家庭的孩子给予了一些帮助。去年,媒体报道了我们关爱孩子的事情,并称呼我为“警察妈妈”。对这个称呼,我真的感到很不安。

在这些孩子中,5岁的小蕊、13岁的小真和12岁的小美三姐妹是我联系最多的。她们的父母外出数年不知下落,留下她们与85岁的曾祖母相依为命。

2015年7月,为了给没有户口的三姐妹落户,我第一次走进她们家时,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:残破欲塌的老屋,风烛残年的老人和3个无助的孩子,家中除了简单的灶具,没有一样值钱的家具。几天后,我和同事买了一些肉和生活用品再次到小蕊家,看见她们一家人吃肉时那种喜悦的表情,我背过身去,眼泪直流。从那以后,几乎每个星期,我都要抽时间到村子里看望她们。在各方面的努力下,我们为三个孩子解决了低保,帮面临辍学的小真、小美联系了学校,并解决了生活费。

两姐妹开学时,我送她们进校,给她们铺床;她们生病了,我带她们去找医生;每个月我按时去学校送生活费,顺便向老师了解她们的情况。一次,她俩在学校填表格,在家长一栏里,填的是我的名字。为了让两姐妹便于和家长联系,学校给她俩一部手机,因为曾祖母不会用手机,她们执意要把手机给我。每次去看她们,小蕊总是黏在我身上。一次,我听见曾祖母用布依话跟小蕊说,让她叫我妈妈,我是布依族,听得懂。我的鼻子一下子酸了,我说,还是叫阿姨吧!我觉得,我能够给她们的爱十分有限,叫我“妈妈”,我真的担不起。

三个孩子是不幸的,一天比一天苍老的曾祖母是她们唯一的亲人,但终有一天会离她们而去。我想,我们的介入可以让她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,即便那一天真的来临时,她们也不会感到孤独无助,能够直面生活的不幸,健康、坚强地生活。这种想法让我坚持,让我不能放弃。

近两年来,我们先后与16个特殊家庭的孩子结了缘。有像小蕊姐妹一样被父母弃之不管的,也有父母违法犯罪被我们送进福利院的。这些孩子都十分懂事,我相信,用爱的雨露去浇灌,结出的是善果。

每一次去小蕊家,我都有一个幻想,她们的爸爸或者妈妈回家了!每一次去福利院,我总在想,这些孩子们的父母出来后能够痛改前非吗?毕竟父母的责任,社会、他人并不能完全取代。

我想,有一天,当“警察妈妈”这样的称谓不再出现时,孩子们才真正能够像其他孩子一样快乐、健康地成长!(韦兰 廖文智)

[ 打印 | 关闭 ]